同时以省渔业互保协会账户的互保储备金质押,获准使用有机产品标识

每年的3月20日至6月20日是鄱阳湖的春季禁渔期,此时段禁渔区内禁止一切捕捞、收购、贩卖水产品活动。然而,鄱阳湖都昌县城新码头避风港内,不间断地停靠多艘外县籍的渔船,伺机非法捕捞螺蛳。
除了在鄱阳湖正常的巡查外,渔政部门为此还多了一项任务,对停靠在都昌避风港的外县籍渔船进行耐心宣传和劝导,使其返回原籍。然而,由于水域面积广,执法人员较少,给打击非法捕捞带来难度。
600艘船集结 劝导异地渔民返回原籍
连日来,省渔政执法支队多次接到群众举报,称鄱阳、余干、都昌等县大量渔船,在鄱阳湖永修县松门山到瓢牙头一带水域捕螺蛳。执法人员立即开赴鄱阳湖区到达该重点水域开展执法护渔行动,并调集沿湖县渔政分局执法人员在该水域集结。
执法人员连续两天在湖面进行巡查,并未发现渔船作业生产,但他们发现一个异常现象,有600艘渔船滞留在都昌县城新码头避风港内,白天不见生产作业。
“他们在等待时机,准备在禁渔水域偷捕。”都昌渔政分局副局长江华勇说,多个县的渔船在一个水域停留,很容易为了争夺水域地盘引发纠纷。经实地调查发现,渔船绝大多数来自鄱阳、余干等县,为避免群体性冲突事件,考虑到避风港内渔船未作业生产,省渔政、省水警总队和各县市渔政执法人员对滞留该水域的渔船开展了劝返行动。
渔政执法人员登船对渔民进行宣传和劝导。几天后,600艘滞留渔船,除了都昌本地,其余渔船分别陆续驶离都昌港,返回原籍。
安装吸螺机 一艘船一天可捞两吨螺蛳
5月5日上午,鄱阳湖永修县吴城镇,渔民老叶正在湖边修补渔船。谈到捕捞螺蛳,老叶说,前段时间,湖边的确聚集了很多从余干、都昌等地来的渔船,白天按兵不动,晚上偷捕螺蛳。那时岸边的螺蛳堆得像小山,每天都有数辆从浙江、江苏来的大货车装货外运。
“螺蛳每斤收购价从几毛钱到一元不等,其实,捕捞螺蛳远比捕鱼的收入高。”老叶说,不少渔民花重金安装吸螺机,一艘船一天就能捕到螺蛳一两吨,一天收入就有一两千元。
“量大从优,6吨以上每吨1200元,折合每公斤1.2元;10吨以上1100元每吨。”商贩告诉记者,鄱阳湖的螺蛳大部分都是用吸螺机捕捞而来,成活率85%,杂质很少,深受养殖户的青睐,是养螃蟹、甲鱼、黄鳝、蚂蟥和鸭子的上等水产饲料。经他转手的螺蛳大多卖给江浙等地的水产养殖户做饲料用。
执法有难度 千余吨螺蛳放归鄱阳湖
进入禁渔期后,鄱阳湖渔政部门的执法人员联合水上公安天天进行打击,采取“岸边抓、路上堵”的办法,严查非法捕捞鄱阳湖螺蛳的违法行为。
“禁渔期实行以来,仅在都昌渔政分局,就总共查获千余吨非法捕捞或准备外运的螺蛳。我们全部将其放归鄱阳湖。”江华勇说。
“水域面积太广,执法人员较少,给打击带来难度。”江华勇介绍,该分局湖岸线长达185公里,管辖面积185万亩,而分局只有11人,一天巡逻最多只能查一到两个点,往往顾此失彼。这种现象在鄱阳湖沿湖各渔政分局也同样存在,捕捞者时常和他们打“游击”,时常更换捕捞和交易地点,执法力量不足;有时遇到渔民暴力抗法,给打击大大增加了难度。
不过,禁渔期内偷捕现象引起了省综治委的重视。目前,省综治委牵头,有水上公安、渔政、水利、野保、环保等部门联合组成的专项执法组,正在严厉整治和化解湖区突出的治安隐患和矛盾纠纷。
记者&nbsp徐黎明

&nbsp&nbsp&nbsp&nbsp近日,莒南县天湖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生产的“沂蒙浔”牌水产品和莒南县碧水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生产的“石泉湖”牌水产品,顺利通过中绿华夏的有机产品认证,获准使用有机产品标识,使用期限至2013年底。

日照市沿海有渔业乡镇9处,渔业村152个,各类捕捞渔船3245艘,水产品加工企业206家,是我省重要的水产品加工基地。由于渔业生产投入大,资金流动性强,渔民小额生产资金需求迫切,融资难一直困扰着日照市渔业经济的发展。为破解渔业融资难题,日照银行为沿海渔业公司和渔民量身打造了新型金融产品“渔家乐”。该产品利用近年来省、市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实施的渔业互保保险,在原“船东小额贷款”的基础上,与山东省渔业互保协会及沿海渔民签订三方业务合作协议,以营运船舶抵押或渔民互保,同时以省渔业互保协会账户的互保储备金质押,取得贷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德赢体育直播-德赢体育vwin-德赢体育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