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赢体育双胞胎海归美厨娘独爱河蟹,9月上线大闸蟹电商品牌

文/ 水产前沿杂志 罗少蒙

图中主人公姐姐,妹妹,本科毕业于多伦多大学Rotman商学院,回国后李淑蕊就读香港大学和伦敦商学院的MBA,王淑卉就读北京大学MBA.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中国的好螃蟹究竟在哪里?”坐在我对面的双胞胎姐妹提出了这么一个疑问,这也是一直困扰她们的一个问题。初中毕业后就到国外留学的她们,在国外丝毫不受食品安全问题的困扰,回国后逐渐感受到国内的食品质量与安全存在很大的隐患。一次偶然的蟹宴,让她们认清了一个事实:中国不是没有好的螃蟹,而是好螃蟹都被挑走了!而这,也让她们萌生了自主创业,为国人提供出口高品质的大闸蟹的想法。 今年3月份,当她们向父亲王平川征求意见的时候,恰好与澳华集团一直想要打造河蟹产业链的想法不谋而合。“当前大闸蟹是一个很庞大的消费市场,尤其是在国内。但是现在优质的螃蟹都流失到国外去了,国内的大闸蟹几乎只有大小规格之分。澳华集团一直致力于整合河蟹产业资源,推动产业升级。希望能从优质苗种环节开始把控,配套高端的饲料、动保产品以及科学的养殖技术,挑出顶级的大闸蟹,做专业消费者最好的买手。”王平川说道。经过澳华集团以及姐妹俩半年的筹备和努力,“澳华农场”大闸蟹电商品牌应运而生,计划于今年9月初开始试运营,9月底正式上线。

上图为双胞胎姐妹为“澳华农场”大闸蟹拍摄的宣传图片 起心动念 源于一场蟹宴 “毕业回国第二年,我去了香港工作,香港的食品安全质量与国外接轨,基本都是出口品质的食品。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蟹宴,发现在香港吃到的大闸蟹都是特别饱满特别美味特别健康,从此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大闸蟹。”王淑卉兴奋地描述道,像是经历了一场美丽的邂逅,从此和大闸蟹结下了不解之缘。 不同于在加拿大和香港,回到北京念MBA的王淑卉和回到上海工作的李淑蕊每天都接收到国内铺天盖地的食品负面报道。“民以食为天,在中国却没有一个规范的食品安全意识。”联想到澳华集团是一个有着深厚农业基础的农牧企业,她们起心动念了。“作为一个扎根十几年的农牧企业,澳华集团有丰富的资源和保障,可以对接养殖端和消费端。但是目前澳华只打通了产业链的上游,但是没有真正对接中下游,一直处于供应商的阶段,没有把很好的理念传给大众消费者。”王淑卉表示,随着国人的消费力升级,追求更高品质的食品和更好的生活享受的趋势会越来越突显,打造“澳华农场”大闸蟹品牌不仅能够做中高等薪资阶层的专业买手,更有利于澳华集团在河蟹产业上的长期布局和发展。 与此同时,王淑卉在北京念MBA的时候接触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他们当中有在本来生活等各个电商平台上负责运营项目的,从他们身上也吸收了一些学习经验。“上阵不离姐妹兵”,王淑卉联合在上海工作的妹妹李淑蕊,一起开启了创业的历程,今年在深圳新成立了一家由澳华集团控股的“原本如食”公司,专门负责“澳华农场”的电商品牌策划与运营。

葡萄酒配大闸蟹,别有一番风味 千里挑一 只做出口品质 据李淑蕊介绍,“澳华农场”大闸蟹需要经过三道手工甄选之后才能达到品牌标准。第一道,由澳华集团的业务经理首先挑出一个区域内养螃蟹养得出色的养殖户,判定的标准是用好苗、好料、好的动保产品,全程保证不用违禁药;第二道,由她们亲自从这群养殖户中挑选符合出口规格的大闸蟹的供应商,业务员对这些供应商每天进行跟踪记录调查,做到全程可追溯;第三道,等到供应商的螃蟹出塘时,由聘请的专业的挑蟹师去挑选符合出口规格和出口品质的大闸蟹,不仅要保证大规格,还要保证每一只大闸蟹的膏的肥满度足够。“按照我们这样三道严格的手工甄选工序下来,可能每一千只才能选出一只符合我们最终标准的大闸蟹。只做出口品质和规格的大闸蟹是我们品牌的最大卖点。”李淑蕊补充道。

“澳华农场”大闸蟹千里挑一,只做出口品质 “之所以这么严格甄选,是因为我们注重的不仅是可以卖多少螃蟹,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跟我们的供应商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因为我们会出很高价钱购买他们质量上乘的大闸蟹,改变了他们以前统货卖蟹的做法,消费需求倒逼养殖户更加倾向于养大规格、好品质的大闸蟹,从而获得更高的养殖效益;而企业则能为养殖户提供更优良的苗种、更高档的饲料和动保产业以及更科学的养殖模式,提高客户粘性和产品的竞争力,获得长远且稳定的良性发展,达到共赢。”李淑蕊说。据王平川补充,这种共赢的模式对于整个产业的推动的力量是很巨大的,等大闸蟹的电商模式成功后,我们将会推动其他有价值的品种产业升级。

“澳华农场”大闸蟹千里挑一,只做出口品质 不忘初心 才能走得更远 每一个创业故事背后总有一些令人辛酸的过往,这对双胞胎姐妹的经历也不例外。用她们俩的话来形容,就是“创业后才发现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跟原来设想的不一样”。据了解,一个成功的生鲜电商,要从供应到推广到渠道到物流都有严谨和周全的布局。在电商运营初期,她们碰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供应商。 或许大家会提出一个疑问,澳华集团河蟹饲料销售业务遍布全国各大螃蟹主养区,供应链应该不成问题。对此,她们解释道:第一,由于自身品牌对于出口品质和规格的大闸蟹的执着,千里挑一的大闸蟹供应量寥若星辰;第二,在走访市场进行第二道手工甄选工序期间,因为惯有的思维定势和做法,她们发现很难去说服养殖户只把质量上乘的大闸蟹卖给她们。历时两个多月最后终于从120多家应商中敲定了10家合适的供应商,这10家供应商未来还要面临专业挑蟹师的第三道严格筛选。

上图为双胞胎姐妹为“澳华农场”大闸蟹拍摄的宣传图片 俗话说渠道为王,接下来她们就要面临销售渠道的终极难题,由于没有固有的用户群体和流量优势,渠道是后期运营最大的瓶颈。“第一年开始运营‘澳华农场’电商品牌,我们会在自主设计运营的网站、微店、微信公众号上进行大力宣传;另外,我们已经和北京的一些会所、红酒吧以及一些追求高品质大闸蟹的朋友谈成了合作,计划10月份左右还会在北京、深圳的海鲜体验店进行推广和宣传。”王淑卉表示,“澳华农场”电商品牌主打高端路线,其精准客户群体定位是中高等薪资阶层,希望能够通过这些精准的客户群体打响品牌。 当今生鲜电商品牌层出不穷,看似一片蓝海,实则早以冰火两重天。据数据统计,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7%巨额亏损。所幸的是,大闸蟹电商的成功运营堪称生鲜界的典范。距离今年大闸蟹开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大闸蟹的商业战火却早已提前点燃:有以凭借流量优势切入的京东、天猫等大型商城;有以物流优势切入的顺丰优选等物流公司;还有以供应链优势切入的中粮我买网等平台……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电商行业中,“澳华农场”应该怎么走出自己的一条路呢?对此,姐妹俩的回答似乎显得有点简单但十分温暖:“这个问题的答案又要回归到我们打造品牌的初衷上。因为我们觉得大多数生鲜电商盈利不足,跟他们自身的定位有关系,生鲜电商不仅仅是扮演线上‘卖货郎’,更要成为整个产业连接者和整合者。而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是依托农牧基础深厚、具有供应链优势的澳华集团,利用全国澳华集团业务员的信息渠道和监管力度,整合产业资源,把主要的精力投放在一个品类上,全心全意地为国人打造只做出口高品质的大闸蟹品牌。” :双胞胎 美厨娘 河蟹 电商 大闸蟹水产养殖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8月30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论坛上,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先生透露,新希望计划在加拿大渔业与农业食品方面投资。 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论坛上,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做完简短演讲后,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第一个向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提问,刘永好提到加拿大的农业、食品加工在数量和种类以及食品安全都非常好,而中国对于高端的动物蛋白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如加拿大的龙虾、三文鱼在中国特别受欢迎,新希望也有意在水产和农业方面进行投资,加拿大是否支持中国企业在农业特别是渔业的发展? “中国需要高质量的食品,和中国的投资者加强合作,保证我们的产品能够进军到中国市场。”特鲁多对加拿大本国的农产品十分自豪,他说加拿大一致以高品质、安全的农产品着称,加拿大是一个品牌。加拿大愿意与中国的企业家、投资者加强合作,保证我们的产品进军中国市场。“我们希望不仅仅是单向合作关系,加拿大的农业创新也很多,做了很多的研发,有很多潜在的合作与发展。“特鲁多特别提到。 :刘永好 新希望 加拿大 渔业 水产养殖
文/郑祥琥,财经作家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据商界评论消息,1982年,刘永好创建新希望集团。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新希望成为业界内外公认的伟大企业,刘永好也被奉为伟大的企业家。 2005年左右,新希望与六和强强联合,开启了中国饲料业的新纪元。 在刘永好心中,新希望集团要做成百年企业。而这首先面临的便是企业如何传承的问题。面对新希望六和这个复杂而又庞大的企业,刘永好是如何一步步展开他的权力游戏呢? 刘永好进退六和 角逐势力:刘永好、刘畅,六和系逐鹿过程:控股山东六和——兼并六和——张效成、黄炳亮退出董事会,刘永好退休,刘畅任董事长,陈春花、陶煦辅政——陶煦辞任董事。 争夺结果:刘畅顺利接班,六和系基本出局。 游戏注脚:面对“如何顺利让女儿接班”这个家族企业都要解决的问题,刘永好以退为进,弃车保帅,用自己的“退休”扫平刘畅上位的拦路虎,还为刘畅配备了“甘当张良”的陈春花做“顾命大臣”。 自从2010年,被刘永好控股的山东六和集团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新希望以来,新希望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3年5月,刘永好33岁的女儿刘畅出任新希望集团董事长。而最新的变动是在2015年1月,新希望总裁陶煦退出公司董事会。这一切都被冠之在“刘永好退休,女儿刘畅接班”的名义之下。 问题是刘永好真能退休吗?要知道,新希望收购山东六和集团之后,一直面临复杂的权力格局。企业内部存在新希望系与六和系两大派系的暗斗。离开了刘永好,刘畅真有能力接手这么复杂的一个企业吗? 兼并六和 成立于1995年的山东六和是一家与新希望势均力敌的农业企业,是新希望的主要竞争对手,主营业务与新希望类似。三个创始人分别是张唐之、张效成和黄炳亮,张唐之任董事长。此外,现在新希望六和的联席董事长兼CEO陈春花从1999年开始,就是六和集团的战略顾问。 2004年,随着中国饲料行业的深入竞争,市场形成了四川新希望与山东六和等几强争霸的格局,而六和由于最具经营才能的张唐之的身体原因,很难与新希望展开持久竞争,于是张唐之萌生了与新希望合并的念头。 最终经过几次股权转让,南方希望共持有六和集团45.12%股权,成为六和第一大股东,刘永好成为六和集团新任董事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刘永好入股六和有个协议,刘永好只入股,但不插手六和内部经营,新希望只派了一个财务总监进驻六和,所以刘永好又酝酿了更大的合并计划。2010年7月,新希望停牌,一个多月后发布公告称,准备将六和主要资产注入新希望。刘永好要将六和真正地吃到嘴里! 重组完成后,张唐之及其亲属控制的“潍坊众慧”,持有新希望4.7%左右流通股;由张效成控制的“青岛善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4.8%左右;黄炳亮控制的“青岛思壮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4.8%左右。此外,原六和管理层陶煦、高玉庆、吕建义、党跃文等近50人,联合控制和之望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新希望流通股份6588万股。刘永好家族则控制了新希望53.3%左右的股权,牢牢掌控了新希望的发展。 完成对六和集团的彻底兼并后,新希望成为国内最大的农牧类上市公司。壮则壮矣,但这也意味着从此新希望集团内部,存在新希望系与六和系两个山头,争权大戏必不可少,控制不好,企业就会面临经营危机。 刘畅接班之路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彻底兼并六和后,刘永好并没有展现出“中国首富”的权力欲,他竟然玩起了“退休”,而为了女儿平稳接班,刘永好做了一系列铺垫工作。 先是2011年“两会”接受媒体采访时,把刘畅正式介绍给媒体;3个月后,刘畅就任新希望六和集团团委书记,开始公开介入新希望事务;11月,新希望六和董事会由9人变成11人,新增张效成、黄炳亮、刘畅、陶煦等5名董事,刘畅首次进入董事会,几个六和系高管也进入董事会了。 我们不得不猜测,这是刘永好的权衡。对刘畅进入董事会,新希望系好摆平,但六和系呢?彼时的刘畅,不过是个没有任何“战功”的黄毛丫头,除了“刘永好的女儿”这个名头,刘畅有的确实不多。要让女儿顺利接班,进入董事会是第一步,刘永好就用几个董事会名额,向六和系换来了女儿刘畅进入董事会。 然而,六和创始人占据新希望六和董事会多个席位的状况没有维持多久,两年后变局突生。2013年5月,新希望六和发布公告称,张效成、黄炳亮因个人原因辞职,不再担任董事。张效成、黄炳亮出局了。 几天后,最具轰动性的时刻来临。5月22日,新希望董事会选举刘畅为董事长,刘永好卸任。看来,为了刘畅的接班,刘永好与六和集团的创始人张效成、黄炳亮达成了协议,刘永好用自己的退出换来张效成、黄炳亮两人的退出,和刘畅的上位。从份量上来说,一边是两个只有声望、实权较少的元老,一个是“老谋深算”、根基稳固的刘永好,买卖好像划算,但和张效成、黄炳亮的彻底退出不同,刘永好有点“太上皇”的味道。 所以,为了照顾六和系的感情,维持企业内部新希望与六和的权力平衡,新希望六和高层中也不得不使用大量六和系人马,包括聘任陶煦为公司总裁,崔照江、吉崇星为公司副总裁。 合并后逐步被提拔为总裁的陶煦,与多病而长期在新加坡疗养的张唐之、在企业发展史中一直没有太多篇幅的张效成和黄炳亮不同,陶煦的经营能力更强,企业一时还离不开他,故而受到刘永好重用。 最能体现刘永好心机的是,他在任用陶煦为公司总裁之后,还请出陈春花担任联席董事长兼CEO。刘永好称,联席董事长是他提议的一种设置。刘畅毕竟年轻,又是个女孩,哪是企业内部那些各系诸侯、老江湖的对手?所以需要一个人来帮助刘畅。那用谁呢?用新希望旧部黄代云?不可能,六和的人不会同意。用六和的陶煦?会不会尾大不掉?刘永好反复思考,陈春花才是最合理的人选。 陈春花也算六和系旧人,2002年在张唐之病危之际,她就临危受命,两年让销售额翻了3倍,然而很快,她就“功成身退”,在新希望收购六和可以“大捞一笔”时毅然离开,继续在华南理工大学教管理学,在学界与企业界间游走。 陈春花这种“事成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隐士作风,让刘永好有了充分的安全感,刘永好不用担心“请神容易送神难”,不担心陈春花“赖在”董事长的位子上不走,更不用担心陈春华搞国美集团陈晓那样的“反噬”。同时以陈春花的经验和女性身份,又可以很好地帮女儿刘畅坐稳大局。 所以刘永好几乎是三顾茅庐,热情邀请在华南理工大学任教的陈春花出山。商谈过程中,陈春花坚持要做老师,不能全职,最后由刘畅接任全职董事长,陈春花为兼职的联席董事长。陈春花与新希望签了3年合同,合约到期后,她就离开新希望,继续回大学当老师。这下,陈春花彻底给刘永好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用担心刘永好为防着自己而让一些政策无法实施,也收服了刘畅,现在在公开、非公开场合,刘畅对这个陈老师的推崇、尊敬大家有目共睹。 接班背后一石二鸟 刘永好给三人进行了分工,陶煦负责企业日常经营管理,陈春花负责公司战略实施与制定,而刘畅则处于学习状态。有分析认为,这个构架下的新希望形成了稳定的权力铁三角。 但这种权力结构,并没有维持多久,也维持不了多久。只过了一年半,就在去年的最后一天,陶煦请求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虽然他还保留总裁职务,但连董事会都参与不了,根本不能对新希望的决策产生多大影响。退出新希望董事会的陶煦,近乎一个光杆司令,或一个普通的职业经理人。对新希望的发展战略,他已经说不上太多话。陶煦也出局了。 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人事操作,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帮刘畅接班?刘永好这就退休了?作为一个领导人,62岁正是当打之年。谁愿意退休?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这一切的权力游戏,最终目标是为了刘永好退休,刘畅接班。毕竟刘永好无论多能干,精力多旺盛,他的企业最终是要传给刘畅的,刘畅接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我们回顾一下整个过程,客观说,这一切并不仅仅体现为刘畅的接班,也同时体现为与新希望六和企业内部六和系诸侯的权力斗争,或者说为了刘畅更好地接班,需要逐步清理企业内部各山头。毕竟刘畅能力虽强,但资历尚浅,很难管好新希望这样一个下属几百家公司的大集团。 一些资料表明,刘畅不是个女强人型企业家,她也并不喜欢管理,接手新希望多少也是被逼无奈,家族事业总要有人继承。何况新希望内部,还有六和系这一大诸侯势力,这势力从一开始刘永好就不能完全掌控。别忘了当年刘永好是只入股,但不插手六和具体经营。 为完全掌控六和,同时也为了刘畅不被诸侯势力反制,刘永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步步将六和集团的创始人、核心管理层边缘化。 2005年刘永好入股六和,最有话语权的张唐之被边缘化,为六和立下汗马功劳的陈春花也离开六和。2010年9月,六和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新希望,刘永好实现了对六和资源的整合。2013年5月,六和另两位创始人张效成、黄炳亮离开新希望董事会,被边缘化。然后作为过渡,刘永好把陈春花请回来。最终2015年1月,六和少壮派代表陶煦也退出新希望董事会,被边缘化。 至此,刘永好彻底完成了对六和集团的总体收购与掌控。六和原班人马,慢慢被清退,他们也许占了一些股份,也许有几亿上十亿资产,但已经不能对企业发展做任何决策了。刘永好实现了对六和集团的全面整合,不但消灭了一个竞争对手,更扩张了新希望的势力,成为国内最大的农牧集团。 与此同时,有一个动向值得注意。当年六和资产注入新希望时,张效成、黄炳亮等人持股的青岛善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青岛思壮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到2012年下半年,都更名为了“西藏”打头的公司。连当初由原六和管理层近50人联合控制的公司,也已经改名为拉萨开发区和之望实业有限公司。 他们的股份,都是处于限售期的非流通股,通常,这种公司注册地的变化,就是想在减持股票时,利用西藏地区税收优惠政策。那么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刘畅接班固然是刘永好的一个主要目的,但刘永好的另一个目的是逐步清退新希望内部的六和势力,逐步让六和系人马有序退出,最终实现刘永好家族对新希望六和集团的完全掌控。 :新希望 六和 刘永好 水产养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德赢体育直播-德赢体育vwin-德赢体育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